家在後山的瑞士人 台東天主教白冷會
發行年月
2018-04
簡介
「來了那麼久,台灣早就是我的家了!」
家在後山的瑞士人 台東天主教白冷會

「白冷外方傳教會台灣分會」1953年起就開始在台東辦教育、改善醫療、協助鋪路造橋、提倡儲蓄等,用教會的力量,填補台灣偏遠後山地區資源的不足,為台東所做的愛心事蹟難以盡數。60幾年來在這裡服務的神父在屆退休之齡,有些選擇回瑞士養老,有些在重病命危之時,選擇留下為傳服音奮鬥到最後一刻。從黃金時期的四、五十人,到現在只剩5位留在台灣——魏主安神父、于惠霖神父、葛德神父、吳若石神父及歐思定修士。

這5位平均年齡80歲的神父與修士們來自世界各地,但同樣的都將生命大部分時間奉獻給台灣,融入在地生活。魏主安神父回憶當年來台一句當地語言都不懂,在與當地人接觸、訪問教友或是去醫院探望病人之後,透過與人的接觸才學會中文和原住民語。50歲才搬到台東長濱的吳若石神父,當初得知來這裡還要學新的語言,直呼「太過分了」。他不顧旁人異樣的眼光,用自己特別的「健康法」親自用雙手替腳痛的病人服務,並形容健康法是「天主給我們特別的禮物」。

他們總是想著如何不給人們添麻煩,以及如何給人們最大的幫助。于惠霖神父曾一度猶豫要當醫生或神父,相較於醫生解決身體上的病痛,神父能夠幫助人們解決心靈層面的問題,「是更有意思、更重要的」,後來毅然決然選擇當神父。同樣面臨過抉擇的葛德神父坦言,年輕時曾考慮過要不要結婚,因為比起過著簡樸的生活,沒有伴侶或孩子的陪伴反而是更大的痛苦,但出於希望做更有意義的工作,仍選擇當神父不結婚。

「愛別人的意思,就是說了解他的生活問題,就會想辦法幫助他們。」幾乎將最後的生命奉獻給台東他們,對於為當地所做的一切,謙虛的直言「沒什麼了不起」。被問到是否會想家?他們都說不會,「來了那麼久,台灣早就是我的家了!」